畢加索《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_靜物組合炭筆色粉畫賞析_素描教程_學畫畫_我愛畫畫網

畢加索《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_靜物組合炭筆色粉畫賞析

  • 我愛畫畫網
  • 作者:woaihuahua
  • 2014/05/25
  • 瀏覽:
  • 收藏: 0
分享到:

《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1912年,西班牙,畢加索,56.4cm*75cm,瑞典現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畢加索在1912年創作的炭筆色粉畫。1912年起,畢加索轉向其綜合立體主義風格的繪畫實驗。他

《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1912年,西班牙,畢加索,56.4cm*75cm,瑞典現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畢加索《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靜物組合炭筆色粉畫
 
《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畢加索在1912年創作的炭筆色粉畫。1912年起,畢加索轉向其“綜合立體主義”風格的繪畫實驗。他開始以拼貼的手法進行創作。該畫清楚地顯示了這種新風格。在這幅畫上,可以分辨出幾個基于普通現實物象的圖形:一個瓶子、一只玻璃杯和一把小提琴。它們都是以剪貼的報紙來表現的。在這里,畫家所關注的焦點,其實仍然是基本形式的問題。
 
但是,這個問題此時卻是以一種全新的態度來對待。在分析立體主義的作品中,物象被縮減到其基本原素,即被分解為許多的小塊面。畢加索以這些塊面為構成要素,在畫中組建了物象與空間的新秩序。他通過并置和連接那些筆觸短促而奔放的塊面,獲得一種明晰剔透的畫面結構,反映了某種嚴格而理性的作畫程序。而如今,在綜合立體主義的作品上,他所采取的恰是正好相反的程序。他不再以現實物象為起點,將物象朝著基本原素去分解,而是以基本原素為起點,將基本的形狀及塊面轉化為客觀物象的圖形。這就是說,他在表現出瓶子、杯子及提琴之前,就已經把一個抽象的畫面結構,組織和安排妥當了。

通過對涂繪及筆觸的舍棄,他甚至獲得一種更為客觀的真實。他采用報紙、墻紙、木紋紙,以及其他類似的材料,拼貼出不同形狀的塊面。這些塊面,一方面顯示著畫以外的那個世界,另一方面則以其有機的組合而顯示出畫的自身世界的統一性和獨立性。難怪他的畫商及好友卡恩維勒會如此地評價他:“即使沒有擺弄畫筆的本領,他也能搞出絕佳的作品。”在這《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拼貼的畫上,左邊的一塊報紙表示一只瓶子,那塊印有木紋的紙,則代表著一把提琴。而幾根用木炭筆勾畫的堅挺的線條,則使這種轉換得以實現,并且將那些不相干的拼貼材料,納入一個有機的統一體中。
 
這種拼貼的藝術語言,可謂立體派繪畫的主要標志。畢加索曾說:“即使從美學角度來說人們也可以偏愛立體主義。但紙粘貼才是人們發現的真正核心。”在這種拼貼語言的運用中,畢加索顯然比別的立體派畫家更為大膽和富于幻想。別的畫家在拼貼不同的紙片時,多少要顧及到是否符合現實邏輯的問題,他們總是把木紋紙限于表示木質的物品。而畢加索則全然擺脫這種約束。在他的畫上,一張花紋墻紙可用來表現桌面,一張報紙也可剪貼成小提琴。畢加索曾在與弗朗索瓦·吉洛的交談中,闡述了他對于拼貼的看法:
 
“使用紙粘貼的目的是在于指出,不同的物質都可以引入構圖,并且在畫面上成為和自然相匹敵的現實。試圖擺脫透視法,并且找到迷魂術。報紙的碎片從不用來表示報紙,用它來刻畫一只瓶子、一把琴或者一張面孔。也從不根據素材的字面意義使用它,而是脫離它的習慣背景,以便在本源視覺形象和它那新的最后定義之間引起沖突。如果報紙碎片可以變成一只瓶子,這就促使人們思考報紙和瓶子的好處。物品被移位,進入了一個陌生的世界,一個格格不人的世界。讓人思考這種離奇性,因為意識到自己孤獨地生活在一個很不使人放心的世界。”
手机菠菜排名 库伦旗| 海门市| 丹阳市| 丰城市| 安陆市| 沾化县| 运城市| 铜山县| 娄底市| 锡林郭勒盟| 什邡市| 多伦县| 德令哈市| 台山市| 阿瓦提县| 福贡县| 鄂州市| 方正县| 宜章县| 湖口县| 曲沃县| 榆社县| 尼木县| 石阡县| 郯城县| 通道| 泸水县| 舟山市| 宜兰县| 日照市| 额济纳旗| 普安县| 连平县| 海城市| 江阴市| 宁国市| 长葛市| 小金县|